首页 >
中华百家文修>
江南野史 >
正文
个人书架
投票推荐
下载电子书
书架收藏
本书首页

逸文

    陈度两策科名,皆非正榜。尝曰:“吾必使子孙雪之耳。”

    及其子九思举进士,亦以老榜。君子曰:“大器不可以力致,盛名不可以强取。

    韩熙载,高密人,显仕江南。初知贡举,人皆以为巨题。

    熙载自赋诗五首,旦示诸生,皆有可观。及著《格言》五十余篇,时辈罕及。诱掖后进,号韩夫子。性好谑浪,有投贽荒恶者,使妓炷艾熏之。俟来,嗔曰:“子之卷轴,何多艾气也!”

    晚年奉贡入梁京,都绝知旧,乃题于馆壁云:“未到故乡时,将谓故乡好。及至亲得归,争如身不到。目前相识无一人,出入空伤我怀抱。风雨萧萧旅馆秋,归来窗下和衣倒。梦中忽到江南路,寻得京中旧居处。桃脸蛾眉笑出门,争向门前拥将去。

    又云:“仆本江南人,今作江南客。再去江北游,举目无相识,金风吹我寒,秋月为谁白不如归去来,江南有人忆。”或问:“江南何不食剥皮羊”熙载曰:“江南地产罗绮故耳。”时皆不喻。熙载去,乃悟,追之不及。

    韩熙载后迁中书侍郎。赴宴,见园子果红抹额,引数十宫奴,皆名色,乃叹曰:“此职也,好以中书侍郎兼之。”熙载少尝服术,忌桃李。后主内宴,俱赐侍臣,熙载不得巳,遂食数颗,至是夕,泄出十数术人长寸余而卒。

    韩熙载自高密奔江淮,先主大加进擢。后主即位,颇疑北

    人,往往赐死。熙载惧祸,肆情坦率,破财货售乐妓以百数,月俸至散与妓女,一无所有。既而不能给,遂衣敝缕,作瞽者,持独弦琴,俾门生舒雅执板,随房歌舞求焉,以足日膳。旦暮不禁其出入,窃与诸生谣杂。熙载过之,笑曰:“不敢阻兴而巳。”及夜奔客寝,其客有诗云:“最是五更留不住,向人头畔着衣裳。”时谓北齐徐之才无以过之。月入不供,遂表后主曰:“家无盈日之储,野乏百金之产。仲尼蔬食,平仲肫肩,亦未之如也。今商飚巳至,寒色渐加,挟纩授衣,未知何以。”

    后主批云:“熙载咄咄,意要出钱,支分破除,广引妓路,如云临川一使,巾帛轻怯,措大无失也。且日俸五十余千,谓之不足,则竭国家之产,不过养得百十个措大尔。”乃赐内库绵绢充时服。自是多不赴朝,为左右所弹,分司南都。上表乞住曰:“诸佛慈悲,常容悔过,宣尼圣哲,亦许自新。臣无横草之功,有滔天之罪,赢形虽在,壮节全消。满船稚子婴儿,尽室行蹄坐哭。劲风孤独,病身那得长存万水千山,回首不堪永诀。”后主又批云:“既无迁善之心,遂掇自贻之咎。表陈悔过,览之怆然。可得许本职在阙下。”

    欧阳观,本庐陵人。家世冠冕,一祖兄弟,自江南至今,凡擢进士第者六七人。观少有辞学,应数举,屡阶魁荐。咸平三年登第,授道州军州推官。考满,以前官迁于泗州。当淮、汴之口,天下舟航漕运鳞萃之所。因运使至,观傲睨不即见,郡守设食,召之不赴,因为所弹奏殆于职务,遂移西渠州,迨成资而卒于任所。观有目疾,不能远视,苟瞩读行句,去牍不远寸。其为人义行颇腆。先出其妇,有子随母所育。及登科,其子诣之,待以庶人,常致之于外,寒燠之服,每苦于单弊,而亲信仆隶,至死曾不得侍宴语。然其骨殖,卒赖其子而收葬焉。

    夏宝松,庐陵人。与刘洞唱和,为节度使陈德诚所知。德诚赠诗曰:“建水旧传刘夜坐。”刘洞有《夜坐诗》。螺川新有夏江城。宝松有《江城诗》曰:“雁飞南浦钟初动,月满西楼酒半醒。”又云:“晓来羸驷依前去,雨后遥山数点青。”

    皆佳句。

    唐仁杰,全州人。苦吟。陈德诚出守池阳,仁杰以诗贻之云:“红旆渡江霞蘸水,青蛇出匣雪侵衣。”德诚善之,勉之入金陵。会休沐,朝达集于升元寺,召之坐。酒行,请仁杰赋《登阁诗》立谈而成。其中有句云:“云散便宜千里望,日长斜占半城阴。其余亦可观。《赠嘉禾峰僧》云:“只住此山能有意,向来求佛本无心。”时论与之。

    颜诩谢,鲁公之后。所居有泉石松竹,创亭延客。孟宾于留题诗曰:“园林潇洒闻来人,欲往因循二十秋。今日开襟吟不尽,碧山重叠水长流。”

    陈颖,南昌人。业进士。《题汉祖庙》曰:“项羽英雄犹不惧,可怜容得辟阳侯。”得狂病而卒。

    邵拙,字拙之,雁门人。好学,博通经史。水曹郎赵庆有诗赠之曰“迈古文章金鸑鷟,出群行止玉麒麟。”仕宦不达而卒。有诗传于时。其间有云:“万国不得两,孤云犹在山。”

    此其应欤。

    毛柄聚生徒于庐山白鹿洞,与诸生讲论,所获资镪,皆以市酒。洞有辨者,嘲云:“彭生作赋茶三片,毛氏传诗酒半升。”尝自题于斋壁云:“先生不在此,千载只空山。”因大醉一夕而逝。”

    刘炎少负词学,晚为永新尉,拙于政治,遂有贪名。太守行邑,觊觎之意,而炎不悟,既行,诗讽炎云:“未到桃源时,长忆出家景。及到桃源了,还似鉴中影。”炎及和而复之,后

    因民诉贿,遂按以法。炎复有诗云:“早知太守如狼虎,猎取膏粱以啗之。”

    潘阆自号逍遥子,作《苦吟诗》曰:“发任茎茎白,诗须字字清。”

    刘素,字仲华。好学,不事科举,颇通迁、固、寿、晔之书。尝有人贻之诗曰:“不甘五等诸侯荐,直肯九重天子知。”

    然卒不不及仕。

    曾氏有讳崇范者,庐陵人。献书李唐,遂家金陵。李氏归朝,而其子乃以丧归。

    丘旭,字孟阳,宣城人。南唐状元及第。自江宁尉调邑簿。

    吕圣功判铨曰:“吾以为古人,今乃见之。”荐试学士院,不中。久之,为茶陵县,秩满至仕。

    丁咸序未第时,梦乘龙而起,回顾又有骆驼在后。二十年方捷。殿榜出,亚其名乃龙起,次骆起,因悟梦。

    应用善写细字,微如毛发。尝于一钱上写《心经》,又于粒麻上写“国泰民安”四字。

    唐尹氏善歌。因重阳,与群女戏登南山文峰,而同辈命之歌。乃颦眉缓颊,怡然一曲,声达数十里,故俗耆旧云:“尹氏之歌,闻于长安。”
南怀瑾文网http://www.nhjww.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、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南怀瑾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