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
中华百家文修>
清暑笔谈 >
正文
个人书架
投票推荐
下载电子书
书架收藏
本书首页

清暑笔谈

    余衰老退休,端居谢客,属长夏掩关独坐,日与笔砚为伍。

    因忆曩初见闻积习,老病废忘,间存一二,偶与意会,捉笔成言,时一展阅,如对客谭噱,以代抵掌,命之曰《清暑笔谈》。  顾语多苴杂,旨涉淆讹,聊资臆说,以备眊忘,观者当不以立言求备,时庚辰夏仲也。

    有天地斯有山川,自一气初分而言则曰融结。气之成形则曰流峙,形区性别则曰动静。水阴也,融而流动者其阳乎?山阳也,凝结而静峙者其阴乎?故知阴阳互为体用。  乾坤天地之体,坎离天地之用,体交也而为用,故乾得坤之一阴而为坎,坤得乾之一阳而为离。坎阴也,阴中有阳;离阳也,阳中有阴。其在人身心为离,而离中有真水;肾为坎,而坎中有真火。故心肾交,水火济,谓之母子胎养。丹经以朱砂锻出水银,朱砂属离,水银为真水,以水银炼成灵砂,水银属坎,灵砂为真火,水火升降,养成内丹。  阴阳之气专则不能生化,如天地交而为泰,山泽通而为咸,水火合而为济,盖交则为用。故或以阴求阳,或以阳求阴,或阳感而阴应,或阴合而从阳。龙阳也,然为阳中之阴,故龙之兴云,阳召阴也。虎阴也,然为阴中之阳,故虎之生风,阴召阳也。  人之生也。分一气以为形,赋一理以为性。自夫岐形体者以为异,而不知性无分别也。譬之境交万烛,而光影难分,海会百川,而水体无二。  其聚也,其散也,变化也。气之客形也,所以主宰之者不变也。是故方其聚也,以为有也,然自无而有,则有者未始不无。方其散也,疑於无也,然因有故无,则无者未始不有。  卯者冒也,阳气冒地而出,建二月卦则自泰而之大壮,外卦坤变为震,月令雷始发声,蛰虫启户,故曰:“卯为天门。”

    心去肾八寸四分,天去地八万四千里。人自子至巳则肾生气,自午至亥则心生血。阳生子而地气上升,至巳而亢阴生,午而天气下降,至亥而极,人身肖天地也。  寒暑天地间一大气,万物所同有也。而人于其间起欣厌避就,不知人之一心方与物交欲,恶起而攻之,如焦火凝冰,恼安乐性此之谓内寒暑。  此身为众苦所集,有问大热向何处避者,曰:“向镬汤里避,何以故?”曰:“众苦所不到。”

    暑中尝默坐,澄心闭目作水观,久之觉肌发洒洒,几格间似有爽气,须臾触事前境,顿失故知,一切境惟心造,真不妄语。  广野中阳焰,望之如波涛奔马,及海中蜃气为楼台人物之状,此皆天地之气,絪缊荡潏,回薄变幻,何往不有?故知万象者,一聚之气两间之幻有也。  人与万物孰大,物万而人处一焉,则物大。然道生万物,万物之道备於人,备万物者之谓大。大於道则物不足言矣,是故至人能细万物。  东坡云:“凡草木之生,皆於平旦昧爽之际,其在人者,夜气清明,正生机所发,惟物感之,牛羊旦昼之牿亡,则存焉者寡。”朱子曰:“平旦之气,便是旦昼做工夫的样子,当常在此心。”如老氏云:“早复张则必翕,强则必弱,兴则必废,与则必夺,此物理之自然,是谓微明。微明者微密而明著,理昭然可考见也。”盖老氏处恬淡无为,不为物先,方众人纷拿攫攘,在静地中早见以待物之必至者若此,或作权智解者,谓管商之术所自出。  圣人忘己,靡所不已,夫惟无我而后能兼天下以为我。故自私自利从躯壳上起念者,有我也;至大至公,公人物于一身者,无我也。圣人尽己之性,尽人物之性,以赞化育而参天地,是兼天地万物而为我矣。故曰:“成性成身,以其无我而成真我。”

    明镜止水,喻心体也。然常明常照常应常止,依体有用,用不乖体。故曰:“体智寂寂,照用如如。”若曰:“触事生心,依无息念,则是随尘动静,非具足体。”

    余无字学,兼不好书,间有挟卷轴索余书者,逡巡引避。

    然遇佳纸笔入手,辄弄书数字,书后或弃去,独喜购佳纸笔。

    或谓善书者不择笔纸,余曰:“此谓无可无不可者耳,下此惟务其可者。”

    士贵博洽,然必闻见广考据精,不然则乖误庞杂,为后人抨击之地。如欧阳公好集古,而黄长睿以为考校非其所长,然长睿自任考校精密矣。而楼玫瑰犹摘其中可疑者,谓尚多舛讹。  捶纷笺杂色者仅华美,然粉疏则涩笔,滑则不能燥墨,藏久则粉渝而墨脱,不便收摺,摺久衡裂,近稍用紧白纯净者。  夫物古质而今媚,近来俗好多媚,惟所用缣素稍还古质。故余诗云:“余情寄缣素,反朴还其淳。”

    余不善书,自委无字性,然亦岂可尽责之性?此近於不修人事而委命者。晚年知慕八法,然衰老指腕多强,复懒放不能抑首,临池每屈意摹仿,拙态故在,乃知秉烛不逮昼游。欧阳公云:“晚知书画真有益,却悔岁月来无多。”

    制笔者,择毫精粗,与胶束紧慢皆中度,则锋全而笔健。

    近来作者卤莽,笔既滥劣,惟巧於安名以蕲售。一种毫过圆熟者,不能运墨,用之则锋散而墨涨,以供学人,作义易败而售速。予性拙书,用笔不求备,然驽马无良御,益窘踬矣。  国初吴兴笔工陆文宝酝藉喜交名士,杨铁老为著颖命,托以泰中书令制官,复自注中书令秦无此官,前辈临文,审於用事若此。  墨以陈为贵,余所蓄二墨,形制古雅,当是佳品。独余不善书,未经磨试,然余惟不善书也,故墨能久存。昔东坡谓吕行甫好藏墨而不能书,则时磨墨汁小啜之。余无啜墨之量,惟手摩香泽,足一赏也。  士大夫胸中无三斗墨,何以运管城?然恐蕴酿宿陈,出之无光泽耳。如书画家不善使墨,谓之墨痴。

    砚材惟坚润者良,坚则致密,润则莹细,而墨磨不滞,易於发墨。故曰:“坚润为德,发墨为材。”或者指石理芒涩,墨易磨者为发墨,此材不胜德耳,用之损笔。  蔡忠惠题沙随程氏歙砚曰:“玉质纯苍理致精,锋铓都尽墨无声,此正谓石理坚润,锋铓尽而墨无声矣。安能损笔?”

    而坡仙乃谓砚发墨者必损笔,此不知何谓?

    端砚以下岩石紫色者为上,其贵重不在眼,或谓眼为石之病,然石理坚润而具活眼者固自佳。若必以有眼为端,则有饰伪眼於凡石者。西施捧心而颦,病处成妍,东家姬无其貌而效颦焉者也。  凡香品皆产自南方,南离位,离主火,火为土母,火盛则土得养,故沉水栴檀薰陆之类,多产自岭南海表,土气所钟也。  《内经》云香气凑脾,火阳也,故气芬烈。

    龙涎於香品中最贵重,出大食国西海,海中云气罩覆,其下则龙蟠洋中大石卧而吐涎,飘浮水面,为太阳所烁,凝结而坚。若浮石而轻,用以和众香焚之,能聚烟,烟缕不散,盖龙能兴云,亦蜃气楼台之例也。  犀角以粟纹粗细辨贵贱,贵者为通天犀,色理莹彻,一种半黑白者为班犀,或谓通天者乃其病。相传犀饮浊水,不欲照见其角,每蜕角则掊土埋之,恶其病己也。然则物之有美者,又孰知其非病也耶?  琴材以轻松脆滑谓之四善,取桐木多年者,木性都尽,液理枯劲,则声易发而清越。凡木皆本实而枝干虚,惟桐木枝干坚实,用以制琴,或谓琴木取枯朽不胜指者,此不可不晓。  钟子期死,伯牙绝弦不鼓,伤世无知音也。然使其音而犹之人,则以谐众耳可也。奚子期也,如其为至音欤?则知者宜寡。故曰:“知我者希则我贵。”即世不我知,安知后世无子期者?而绝弦寝音以自伤,是何其恃人者重,自任者轻,而果於待世之薄也。  余不蓄琴,客有为余解嘲者曰:“昔陶靖节蓄无弦琴,今君并琴不蓄,视靖节又进一解矣。”余曰:“虽然,此近於贫汉自傅王夷甫,口不言阿堵物耳。”

    陶元亮蓄无弦琴曰:“既得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?”虽然得精而遗其粗,无事于音,则音与形可两忘也,然尚有琴者在。  欧阳公论琴帖,自叙事陵令时得一琴,常琴也。及作舍人学士再得琴,后一琴雷琴也。官愈昌,琴愈佳。然在夷陵得佳山水,耳目清旷,意甚适,自为舍人学士,日奔走尘纷聒声利,无复清思,乃知在人不在器。苟意所自适,无弦可也。  遗喧入静者以瓢,因风动弃飘以绝听,不知耳尘虽净,心尘未尽。盖六用为尘,若从耳根返源,则何所往而非静?故曰:“风幡非动,由心返故。”

    右军兰亭,在僧辨才处,唐太宗令萧翼以百计得之,从葬昭陵。夫太宗以天下与其子,而兰亭则未之与,其靳惜若此。  后人论兰亭者往往从摹刻中校量,故曰:“兰亭如聚讼。”昔尝为之说曰:“后世而有王右军,则兰亭之后出者必胜。后世如无王右军,则兰亭当求初本。不见初本,正是不必论兰亭也。”

    都下庖制食物,凡鹅鸭鸡豕,类用料物炮炙,气味辛浓,已失本然之味。夫五味主淡,淡则味真。昔人偶断殽羞食淡饭者曰:“今日方知真味,向来几为舌本所瞒。”

    东坡于资善堂食河魨味美,曰:“直得一死。”而梅圣俞以为甚美恶亦称。凡世间尤物之可以溺性迷心,至伐命沈生者,就其初孰不以为至美耶?  东坡偕子由齐安道中,就市食胡饼粝甚,东坡连尽数饼,顾子由曰:“尚须口耶?”客有以仕宦连蹇罢归不自释者,余慰之曰:“凡仕官所历,如饮食精粗美恶,忽然过口,至于果腹,同归一饱,何暇追计?”客谓此东坡齐安道中未发之意。  东坡在海南食蚝而美,贻书叔党曰:“无令中朝士大夫知,恐争谋南徙,以分此味。使士大夫而乐南徙,则忌公者不令公此行矣。”或谓东坡此言,以贤君子望人。  蓼虫之食苦也,蛣蜣之转丸也,而天下之甘与芳臭可废矣。

    故曰:“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不知非美之为美也。”何也?以美恶无常是也。

    隆庆己已,余被召北入,滞疾淮上,疏再上乞休,未得报。

    移舟泊瓜步闸下,会天气乍暄,运艘大集,河流淤浊,每旦舟子棹江涛中汲中冷泉。一日舟触罂破,索他器承余沥以候沦茗,闻金山僧饮食盥漱皆取给于此。此何异秦割十五城易赵璧,而荆山之人用以陁鹊。  晨起取井水新汲者,傅净器中熟数沸,徐啜徐漱,以意下之,谓之真一饮子。盖天一生水,人夜气生于子,平旦谷气未受,胃藏冲虚,服之能蠲宿滞,淡渗以滋化源。  财虏不足言矣,多蓄珍玩,未免落富贵相。一种嗜好法书名画,至竭盗力以事收蓄,亦是通人一癖,是着清净中贪痴。  贤者重进而轻退,廉者重愧而轻死,义士重信而轻身,其段干木、鲍焦、田光之谓乎?

    欧阳公之切于释位归田也,至欲以得罪去,东坡谓在他人或苟以藉口,若公者发於至情,如饥者之不忘食。以是知士非求进之难,而乞身之难也。  嘉靖壬子,余自史官请假回,中途闻先资政丧,持服满三载。又再逾年就家起南司业,甫及期移疾归,自是无意复出。  壬申内召,承乏礼书,距壬子离国门者二十年余矣,乍到入觐。

    阙庭,头目眩晕,拜起蹒跚几不成礼。东坡云:“久居山林,乍入朝市,觉举动周章。”信其言不爽。

    “士大夫逢时遇合,跬步以至公卿非难,而归田为难。”

    此东坡有激之言。至谓历官一任无官谤,释肩而去,如大热远行,虽未到家,得清凉馆舍一解衣漱濯,已足乐矣。此非亲履其境意适於中者不能道。  士大夫处世,声名重者则责望亦重,若虚名一胜,恐不能收实用。如真西山负一世重名,及其入朝,前誉小减。故前辈云:“声名自是一项,事业自是一项。”江南地土薄,士大夫只做得一项。  攫金于市者,见金而不见人;剖身藏珠者,爱珠而忘自爱。

    与夫决性命以饕富贵,纵嗜欲以戕生者何异?

    临海金一所贲亨,仙居应容庵大猷二人,以道义相友善。

    金既谢事家居,应复起用,诣金言别。金曰:“君此出他日回来,要将一照样应容庵还我。”两人竟保晚节。昔王嘉叟与王龟龄别曰:“吾辈会合不可常惟常留面目,异时可复相见。”

    龟龄每诵其言。

    士大夫出处遇合得失,皆有定数。然得失止于生前,而是非常在身后。盖身名之得失关一时之亨否,而公论之是非系千载之劝惩。故曰:“得失一时,荣辱千载。”

    高子业诗云:“众女竞闺中,独退反成怒。”夫争妍取忌有之也,而独退成怒者,岂不以众邪丑正世忌太洁耶?故杨诚斋有云:“声利之场轻就者,固不为世所恕,蔡定夫是也。不轻就者亦不为世所恕,朱元晦是也。”

    昭德晁氏,世多贤者,自蔡京专国,晁氏子姓皆安于外官。

    唐质肃子嘉问绍圣初至京师谒时相,见一人朱衣象笏,为典客所拒,匍匐从门阃下入,叹曰:“士大夫汨丧廉耻,一至此乎?”拂衣径去。盖家世熏蒸,习熟见闻,故能自立若此。  “棋罢局而人换世,黄粱熟而了生平。”此借以喻世幻浮促,以警夫溺清世累,营营焉不知止者。推是可以迟达生之旨。  贾太傅年二十而为大中大夫,杨太尉五十而应州郡辟,冯唐白首而鉣穿郎署,董贤年未二十而为三公,冯元常平生取钱多官愈进,卢怀慎贵为卿相而终于处贫。修短贫富穷达,其有定命若此。  任安灌夫,世之置论者或眇小其人也。然观其处卫大将军魏其丞相,于死生隆替之间,终始不二。后世称士大夫者,往往规势以分燥湿,顺时而为向背。处一人之身,而恋态不常,如翻覆手者,其视二人何如?  仕局中脂韦迎合,工巧佞以希媚于时者,一似优人登场作剧,忧喜悲笑,曲尽情态,以取人意,然不过一饷间俱成空矣。  玉韫璞而辉,珠处渊而媚,世争宝之。三上而则足,暗投而按剑,忽于自售也。

    陆士衡《豪士赋》云:“身危由于势过,而不知去势以求安。祸积起于宠盛,而不知辞宠以招福。”石季伦《金谷涧诗序》云:“感性命之不永,惧凋落之无期。”二人者,考其终所及,只自道也。  世之言者曰:“君相不言命。”又曰:“君相造命。”此言君相处时位之得,为凡事几得失,治忽理乱,当责成于己,不可诿命于天,非若制于时位者之可以言命也。若曰:“威福予夺自咨,而吾能陶铸人。”以是为造命而肆然物上,则谬解矣。  失生于得者也,辱生于宠者也。故得为失先,宠为辱先。

    惟能以未得为失,则失不足患矣。以遗宠待辱,则辱不能惊矣。

    故曰:“得者时也,失者顺也。以得委时,何宠之有?以顺处失,何辱之有?”

    元次山作《丐论》,自叙游长安中与丐者为友,或以友丐为太下者。然而世有丐颜色于人,丐名位于人,丐权家以售邪妄,以容媚惑者,此之不羞,而羞与丐者为伍。郭忠恕自放于酒,出则从佣丐饮街肆中,或诋其不伦者,曰:“吾观今公卿大夫中多此辈也。”

    富者怨之府,贵者危之机,此为富贵而处之,不以其道者言之也。乃若处荣利而不专,履盛满而知止,持盈守谦,何怨府危机之有?  或谓立朝多异同者,彭止堂曰:“异同无妨,但愿当面异同。”如韩范富诸公上殿相争如虎,此异同也。然体国忘私,同归于是,异处未尝不同,乃若外示苟同,内怀猜异,甚则设谬敬以为容悦,假深情以伏骇机,快意己私,不恤国是,以是为同,非国家之利也。  禄位者,势分也;官守者,职分也。势分为傥来,由乎人者也;职分有专责,由乎己者也。故士大夫之视势分也宜假,其视职分也宜真。乃若大行不加,穷居不损,此则所谓贵于己者,性分是也。孟子云:“万物皆备于我,反身而诚。”老氏曰:“吾有大患,为吾有身。”老氏之所谓身者,四肢六骸,举体而言之也。孟子之所谓身者,四端万善,即性而言之也。  故曰:“人于万类中如海一沤,发言体也。”曰:“此心不与万物同尽者,言性也。”在释氏则有报身法身之谓。

    李翱《复性篇》,主排佛也,而间用其言;王坦之废庄论以反庄也,而多袭其语。此文章家之操戈入室者。

    暇日过僧寺入净室,见僧扫地,次曰:“净室何须着扫?”

    僧拈起帚柄近前曰:“土上加灰。”余曰:“棒不着便好。”

    与二十帚柄去。

    昔人以理发、搔背、剔耳、刺喷为四畅,此小安乐法。余所服二丹曰:“咽津纳息,为小还丹;澄心寂照,为夜气丹。”

    既无火候,又免抽添,久之著效。

    宰相元气也,台谏药石也。调和燮理,辅元气也。绳愆弼违,备药石也。元气之养贵平,药石之用贵明,故人君者托心膂于宰相,而寄耳目于台谏,心膂欲其平,耳目欲其明也。  尧舜之与贤也,禹汤之传子也,论者谓尧舜不私其子。然使启非贤,而太甲不迁善,则禹汤有不得私其子者。故南巢之放,禹不得而有夏矣。牧夏之伐,汤不得而有商矣。以是知尧舜之善爱其子。  禅家曰绝学,玄门曰绝圣,此为已学而绝学,既圣而绝圣。

    向建立处扫除,离绝名相能所皆空者言之,非未尝学也,而可言绝学;未至圣也,而可言绝圣。儒者曰: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”使其未尝学也,何所损哉!  释氏之轮回,不特生死轮回,凡念头起灭,即是轮回。如前念灭而引后知,后念生而续前灭,种种取舍,无非是相。故一念之起,生之类也;一念之灭,死之类也。于中解脱,是了日用中小生死。玄关牝户,此言阴阳往来阖辟之机。交合绵续,根柢出入,是谓天地之根。或以口鼻心肾为玄牝者,是涉形相,何以云若存也?故董思靖曰:“神气之要,会曹道冲,以为玄者杳冥而藏神,牝者冲和而藏气。”俞玉吾谓坎离两穴,妙合二土,混融神气,不落名相者,斯近是矣。  寺刹中地狱变相,具刀林沸镬,极阴惨之状,使观者悔恶远罪,然必在当人起念处忏除。而愚惑者谓生前一切罪业,没则可假僧梵忏除,是使为恶者得造业于生前,祈免于身后,藉以为释罪之因,而恃以无恐。昔方蛟峰有云:“或问镬汤地狱中何以无和尚?”曰:“若使阎罗有罪,亦要和尚忏除。”

    无云之月,有目者所快睹也。而盗贼所忌,花鸟之玩以娱人也。而感时惜别者因之堕泪惊心,故或见境以生情,或缘情而起境。  文章功业之士,于世愿已足,则往往求服饵以希慕长生。

    然于世法中取数已多,恐造物者所靳,惟以啬处泰,廉取而薄享,以迓续其余可也。昔白香山忠州别驾命下,明日而丹灶败,盖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不两立若此。  处治安之世,而戒以危亡;履盛满之势,而戒以知止;当嗜欲之炽,而戒以节忍,则讳恶其言而不之信。及其乱亡祸败,追思其言,则无及矣。是故早见而戒未然者之谓豫。  人不能以胜天,力不可以制命。故寿天通塞丰约,自其堕地之初大分已定。如瓶罂釜盎各有分量,非人所能置力增损,君子惟慎德修业以听其自至。若曰:“我命在天,措人事于不修。”则又非修身俟之之谓也。故曰:“君子不以在我者为命,而以不在我者为命。”

    书画自得法,后至造微入妙,超出笔墨形似之外,意与神遇不可致思,非心手所能形容处。此正化不可为,如禅家向上转身一路,故书称墨禅,而画列神品。  观舞剑而得神,闻江声而悟笔法。此出于积习之久,一触则诣神境,如参禅已至境界,一喝得悟者。譬之人当关而立,一喝则掉臂而过矣。灵云之于桃花,香岩之于击竹,其得悟皆此类。若据以求悟,是守枯筌而索舟剑也。  近来一种讲学者,高谈玄论。究其归宿,茫无据依,大都臆度之路熟,实地之理疏,只于知崇上寻求,而不知从礼卑处体究,徒令人凌躐高远,长浮虚之习。是所谓履平地而说相轮,处井干而谭海若者也。  阳明致良知之说,病世儒为程朱之学者支离语言,故直截指出本体。而传其说者往往详于讲良知,而于致处则略坐入虚谈名理界中。如禅家以无言遣言,正欲扫除前人窠臼,而后来学人复向无言中作窠臼也。  孔子曰:“隐居求志。”孟子曰:“得志泽加于民。”所谓得志者,得行其所求之志也。苟道不行于时,泽不加于民,虽禄万钟位卿相,不可谓得志也。故昔人云:“不论穷达利钝,要知无愧中只是得志,仕而不得行志。”或诿之时不可为者,往往依违众中曰:“无奈时何?”然时亦人所为也。如荆公新法,一时奉行者迎合诡随,酿成已甚,间有不乐居职,欲投劾去者。尧夫曰:“此正今日仁人君子尽心之时。”晁美叔为常平使者,东坡贻书曰:“此职计非所乐,然仕人于此时,假以宽大,少舒吏民于网罗中,亦所益不少。”二公之言若此,彼徒洁一去者,于己分得矣。如时弊之不可救何?  世轫中千岐万径,耳目闻见,遇事之不可人意者置之。或不能忘忧之而非己分所及,则以无可奈何付之而已。此古人所为忧世而未尝不乐天也。昌黎有云:“乐哉何所忧?所忧非尔力。”

    余衰老退休,端居謝客,屬長夏掩關獨坐,日與筆硯爲伍。

    因憶曩初見聞積習,老病廢忘,間存一二,偶與意會,捉筆成言,時一展閱,如對客譚噱,以代抵掌,命之曰《清暑筆談》。  顧語多苴雜,旨涉淆訛,聊資臆說,以備眊忘,觀者當不以立言求備,時庚辰夏仲也。

    有天地斯有山川,自一氣初分而言則曰融結.氣之成形則曰流峙,形區性別則曰動靜.水陰也,融而流動者其陽乎?山陽也,凝結而靜峙者其陰乎?故知陰陽互爲體用。  乾坤天地之體,坎離天地之用,體交也而爲用,故乾得坤之一陰而爲坎,坤得乾之一陽而爲離.坎陰也,陰中有陽;離陽也,陽中有陰。其在人身心爲離,而離中有真水;腎爲坎,而坎中有真火。故心腎交,水火濟,謂之母子胎養.丹經以朱砂鍛出水銀,朱砂屬離,水銀爲真水,以水銀煉成靈砂,水銀屬坎,靈砂爲真火,水火升降,養成內丹。  陰陽之氣專則不能生化,如天地交而爲泰,山澤通而爲鹹,水火合而爲濟,蓋交則爲用。故或以陰求陽,或以陽求陰,或陽感而陰應,或陰合而從陽。龍陽也,然爲陽中之陰,故龍之興雲,陽召陰也。虎陰也,然爲陰中之陽,故虎之生風,陰召陽也。  人之生也。分一氣以爲形,賦一理以爲性。自夫岐形體者以爲異,而不知性無分別也。譬之境交萬燭,而光影難分,海會百川,而水體無二。  其聚也,其散也,變化也。氣之客形也,所以主宰之者不變也。是故方其聚也,以爲有也,然自無而有,則有者未始不無.方其散也,疑於無也,然因有故無,則無者未始不有。  卯者冒也,陽氣冒地而出,建二月卦則自泰而之大壯,外卦坤變爲震,月令雷始發聲,蟄蟲啓戶,故曰:“卯爲天門.”

    心去腎八寸四分,天去地八萬四千里。人自子至巳則腎生氣,自午至亥則心生血。陽生子而地氣上升,至巳而亢陰生,午而天氣下降,至亥而極,人身肖天地也。  寒暑天地間一大氣,萬物所同有也。而人於其間起欣厭避就,不知人之一心方與物交欲,惡起而攻之,如焦火凝冰,惱安樂性此之謂內寒暑。  此身爲衆苦所集,有問大熱向何處避者,曰:“向鑊湯裏避,何以故?”曰:“衆苦所不到。”

    暑中嘗默坐,澄心閉目作水觀,久之覺肌發灑灑,幾格間似有爽氣,須臾觸事前境,頓失故知,一切境惟心造,真不妄語.廣野中陽焰,望之如波濤奔馬,及海中蜃氣爲樓臺人物之狀,此皆天地之氣,絪縕蕩潏,回薄變幻,何往不有?故知萬象者,一聚之氣兩間之幻有也。  人與萬物孰大,物萬而人處一焉,則物大。然道生萬物,萬物之道備於人,備萬物者之謂大。大於道則物不足言矣,是故至人能細萬物。  東坡雲:“凡草木之生,皆於平旦昧爽之際,其在人者,夜氣清明,正生機所發,惟物感之,牛羊旦晝之牿亡,則存焉者寡。”朱子曰:“平旦之氣,便是旦晝做工夫的樣子,當常在此心。”如老氏雲:“早複張則必翕,強則必弱,興則必廢,與則必奪,此物理之自然,是謂微明。微明者微密而明著,理昭然可考見也。”蓋老氏處恬淡無爲,不爲物先,方衆人紛拿攫攘,在靜地中早見以待物之必至者若此,或作權智解者,謂管商之術所自出。  聖人忘己,靡所不已,夫惟無我而後能兼天下以爲我。故自私自利從軀殼上起念者,有我也;至大至公,公人物於一身者,無我也。聖人盡己之性,盡人物之性,以贊化育而參天地,是兼天地萬物而爲我矣。故曰:“成性成身,以其無我而成真我。”

    明鏡止水,喻心體也。然常明常照常應常止,依體有用,用不乖體.故曰:“體智寂寂,照用如如。”若曰:“觸事生心,依無息念,則是隨塵動靜,非具足體.”

    餘無字學,兼不好書,間有挾卷軸索餘書者,逡巡引避。

    然遇佳紙筆入手,輒弄書數位,書後或棄去,獨喜購佳紙筆.或謂善書者不擇筆紙,餘曰:“此謂無可無不可者耳,下此惟務其可者。”

    士貴博洽,然必聞見廣考據精,不然則乖誤龐雜,爲後人抨擊之地。如歐陽公好集古,而黃長睿以爲考校非其所長,然長睿自任考校精密矣。而樓玫瑰猶摘其中可疑者,謂尚多舛訛。  捶紛箋雜色者僅華美,然粉疏則澀筆,滑則不能燥墨,藏久則粉渝而墨脫,不便收摺,摺久衡裂,近稍用緊白純淨者。  夫物古質而今媚,近來俗好多媚,惟所用縑素稍還古質.故餘詩雲:“餘情寄縑素,反樸還其淳。”

    餘不善書,自委無字性,然亦豈可盡責之性?此近於不修人事而委命者。晚年知慕八法,然衰老指腕多強,複懶放不能抑首,臨池每屈意摹仿,拙態故在,乃知秉燭不逮晝遊.歐陽公雲:“晚知書畫真有益,卻悔歲月來無多。”

    制筆者,擇毫精粗,與膠束緊慢皆中度,則鋒全而筆健。

    近來作者鹵莽,筆既濫劣,惟巧於安名以蘄售。一種毫過圓熟者,不能運墨,用之則鋒散而墨漲,以供學人,作義易敗而售速。予性拙書,用筆不求備,然駑馬無良禦,益窘躓矣。  國初吳興筆工陸文寶醞藉喜交名士,楊鐵老爲著穎命,托以泰中書令制官,複自注中書令秦無此官,前輩臨文,審於用事若此。  墨以陳爲貴,餘所蓄二墨,形制古雅,當是佳品。獨餘不善書,未經磨試,然餘惟不善書也,故墨能久存。昔東坡謂呂行甫好藏墨而不能書,則時磨墨汁小啜之。餘無啜墨之量,惟手摩香澤,足一賞也。  士大夫胸中無三鬥墨,何以運管城?然恐蘊釀宿陳,出之無光澤耳。如書畫家不善使墨,謂之墨癡.硯材惟堅潤者良,堅則緻密,潤則瑩細,而墨磨不滯,易於發墨。故曰:“堅潤爲德,發墨爲材。”或者指石理芒澀,墨易磨者爲發墨,此材不勝德耳,用之損筆.蔡忠惠題沙隨程氏歙硯曰:“玉質純蒼理致精,鋒鋩都盡墨無聲,此正謂石理堅潤,鋒鋩盡而墨無聲矣。安能損筆?”

    而坡仙乃謂硯發墨者必損筆,此不知何謂?

    端硯以下岩石紫色者爲上,其貴重不在眼,或謂眼爲石之病,然石理堅潤而具活眼者固自佳。若必以有眼爲端,則有飾僞眼於凡石者。西施捧心而顰,病處成妍,東家姬無其貌而效顰焉者也。  凡香品皆産自南方,南離位,離主火,火爲土母,火盛則土得養,故沈水栴檀薰陸之類,多産自嶺南海表,土氣所鍾也。  《內經》雲香氣湊脾,火陽也,故氣芬烈。

    龍涎於香品中最貴重,出大食國西海,海中雲氣罩覆,其下則龍蟠洋中大石臥而吐涎,飄浮水面,爲太陽所爍,凝結而堅。若浮石而輕,用以和衆香焚之,能聚煙,煙縷不散,蓋龍能興雲,亦蜃氣樓臺之例也。  犀角以粟紋粗細辨貴賤,貴者爲通天犀,色理瑩徹,一種半黑白者爲班犀,或謂通天者乃其病。相傳犀飲濁水,不欲照見其角,每蛻角則掊土埋之,惡其病己也。然則物之有美者,又孰知其非病也耶?  琴材以輕鬆脆滑謂之四善,取桐木多年者,木性都盡,液理枯勁,則聲易發而清越。凡木皆本實而枝幹虛,惟桐木枝幹堅實,用以制琴,或謂琴木取枯朽不勝指者,此不可不曉。  鍾子期死,伯牙絕弦不鼓,傷世無知音也。然使其音而猶之人,則以諧衆耳可也。奚子期也,如其爲至音歟?則知者宜寡。故曰:“知我者希則我貴.”即世不我知,安知後世無子期者?而絕弦寢音以自傷,是何其恃人者重,自任者輕,而果於待世之薄也。  餘不蓄琴,客有爲餘解嘲者曰:“昔陶靖節蓄無弦琴,今君並琴不蓄,視靖節又進一解矣。”餘曰:“雖然,此近於貧漢自傅王夷甫,口不言阿堵物耳。”

    陶元亮蓄無弦琴曰:“既得琴中趣,何勞弦上聲?”雖然得精而遺其粗,無事於音,則音與形可兩忘也,然尚有琴者在。  歐陽公論琴帖,自敍事陵令時得一琴,常琴也。及作舍人學士再得琴,後一琴雷琴也。官愈昌,琴愈佳。然在夷陵得佳山水,耳目清曠,意甚適,自爲舍人學士,日奔走塵紛聒聲利,無複清思,乃知在人不在器。苟意所自適,無弦可也。  遺喧入靜者以瓢,因風動棄飄以絕聽,不知耳塵雖淨,心塵未盡.蓋六用爲塵,若從耳根返源,則何所往而非靜?故曰:“風幡非動,由心返故。”

    右軍蘭亭,在僧辨才處,唐太宗令蕭翼以百計得之,從葬昭陵。夫太宗以天下與其子,而蘭亭則未之與,其靳惜若此。  後人論蘭亭者往往從摹刻中校量,故曰:“蘭亭如聚訟.”昔嘗爲之說曰:“後世而有王右軍,則蘭亭之後出者必勝。後世如無王右軍,則蘭亭當求初本。不見初本,正是不必論蘭亭也。”

    都下庖制食物,凡鵝鴨雞豕,類用料物炮炙,氣味辛濃,已失本然之味。夫五味主淡,淡則味真。昔人偶斷殽羞食淡飯者曰:“今日方知真味,向來幾爲舌本所瞞.”

    東坡於資善堂食河魨味美,曰:“直得一死。”而梅聖俞以爲甚美惡亦稱.凡世間尤物之可以溺性迷心,至伐命沈生者,就其初孰不以爲至美耶?  東坡偕子由齊安道中,就市食胡餅糲甚,東坡連盡數餅,顧子由曰:“尚須口耶?”客有以仕宦連蹇罷歸不自釋者,餘慰之曰:“凡仕官所曆,如飲食精粗美惡,忽然過口,至於果腹,同歸一飽,何暇追計?”客謂此東坡齊安道中未發之意。  東坡在海南食蠔而美,貽書叔党曰:“無令中朝士大夫知,恐爭謀南徙,以分此味。使士大夫而樂南徙,則忌公者不令公此行矣。”或謂東坡此言,以賢君子望人。  蓼蟲之食苦也,蛣蜣之轉丸也,而天下之甘與芳臭可廢矣。

    故曰:“天下皆知美之爲美,不知非美之爲美也。”何也?以美惡無常是也。

    隆慶己已,餘被召北入,滯疾淮上,疏再上乞休,未得報。

    移舟泊瓜步閘下,會天氣乍暄,運艘大集,河流淤濁,每旦舟子棹江濤中汲中冷泉。一日舟觸罌破,索他器承餘瀝以候淪茗,聞金山僧飲食盥漱皆取給於此。此何異秦割十五城易趙璧,而荊山之人用以陁鵲.晨起取井水新汲者,傅淨器中熟數沸,徐啜徐漱,以意下之,謂之真一飲子。蓋天一生水,人夜氣生於子,平旦穀氣未受,胃藏沖虛,服之能蠲宿滯,淡滲以滋化源。  財虜不足言矣,多蓄珍玩,未免落富貴相。一種嗜好法書名畫,至竭盜力以事收蓄,亦是通人一癖,是著清淨中貪癡。  賢者重進而輕退,廉者重愧而輕死,義士重信而輕身,其段幹木、鮑焦、田光之謂乎?

    歐陽公之切於釋位歸田也,至欲以得罪去,東坡謂在他人或苟以藉口,若公者發於至情,如饑者之不忘食。以是知士非求進之難,而乞身之難也。  嘉靖壬子,余自史官請假回,中途聞先資政喪,持服滿三載.又再逾年就家起南司業,甫及期移疾歸,自是無意複出。  壬申內召,承乏禮書,距壬子離國門者二十年餘矣,乍到入覲.闕庭,頭目眩暈,拜起蹣跚幾不成禮。東坡雲:“久居山林,乍入朝市,覺舉動周章。”信其言不爽。  “士大夫逢時遇合,跬步以至公卿非難,而歸田爲難。”此東坡有激之言。至謂曆官一任無官謗,釋肩而去,如大熱遠行,雖未到家,得清涼館舍一解衣漱濯,已足樂矣。此非親履其境意適於中者不能道。  士大夫處世,聲名重者則責望亦重,若虛名一勝,恐不能收實用。如真西山負一世重名,及其入朝,前譽小減.故前輩雲:“聲名自是一項,事業自是一項。”江南地土薄,士大夫只做得一項。  攫金於市者,見金而不見人;剖身藏珠者,愛珠而忘自愛。

    與夫決性命以饕富貴,縱嗜欲以戕生者何異?

    臨海金一所賁亨,仙居應容庵大猷二人,以道義相友善。

    金既謝事家居,應複起用,詣金言別.金曰:“君此出他日回來,要將一照樣應容庵還我。”兩人竟保晚節。昔王嘉叟與王龜齡別曰:“吾輩會合不可常惟常留面目,異時可複相見。”

    龜齡每誦其言。

    士大夫出處遇合得失,皆有定數。然得失止於生前,而是非常在身後。蓋身名之得失關一時之亨否,而公論之是非系千載之勸懲。故曰:“得失一時,榮辱千載.”

    高子業詩雲:“衆女競閨中,獨退反成怒。”夫爭妍取忌有之也,而獨退成怒者,豈不以衆邪醜正世忌太潔耶?故楊誠齋有雲:“聲利之場輕就者,固不爲世所恕,蔡定夫是也。不輕就者亦不爲世所恕,朱元晦是也。”

    昭德晁氏,世多賢者,自蔡京專國,晁氏子姓皆安於外官。

    唐質肅子嘉問紹聖初至京師謁時相,見一人朱衣象笏,爲典客所拒,匍匐從門閫下入,歎曰:“士大夫汨喪廉恥,一至此乎?”拂衣徑去。蓋家世熏蒸,習熟見聞,故能自立若此。  “棋罷局而人換世,黃粱熟而了生平。”此藉以喻世幻浮促,以警夫溺清世累,營營焉不知止者。推是可以遲達生之旨。  賈太傅年二十而爲大中大夫,楊太尉五十而應州郡辟,馮唐白首而鉣穿郎署,董賢年未二十而爲三公,馮元常平生取錢多官愈進,盧懷慎貴爲卿相而終於處貧。修短貧富窮達,其有定命若此。  任安灌夫,世之置論者或眇小其人也。然觀其處衛大將軍魏其丞相,于死生隆替之間,終始不二。後世稱士大夫者,往往規勢以分燥濕,順時而爲向背。處一人之身,而戀態不常,如翻覆手者,其視二人何如?  仕局中脂韋迎合,工巧佞以希媚于時者,一似優人登場作劇,憂喜悲笑,曲盡情態,以取人意,然不過一餉間俱成空矣。  玉韞璞而輝,珠處淵而媚,世爭寶之。三上而則足,暗投而按劍,忽於自售也。

    陸士衡《豪士賦》雲:“身危由於勢過,而不知去勢以求安。禍積起于寵盛,而不知辭寵以招福。”石季倫《金穀澗詩序》雲:“感性命之不永,懼凋落之無期。”二人者,考其終所及,只自道也。  世之言者曰:“君相不言命。”又曰:“君相造命。”此言君相處時位之得,爲凡事幾得失,治忽理亂,當責成於己,不可諉命於天,非若制于時位者之可以言命也。若曰:“威福予奪自咨,而吾能陶鑄人。”以是爲造命而肆然物上,則謬解矣。  失生於得者也,辱生於寵者也。故得爲失先,寵爲辱先。

    惟能以未得爲失,則失不足患矣。以遺寵待辱,則辱不能驚矣。

    故曰:“得者時也,失者順也。以得委時,何寵之有?以順處失,何辱之有?”

    元次山作《丐論》,自敍遊長安中與丐者爲友,或以友丐爲太下者。然而世有丐顔色於人,丐名位於人,丐權家以售邪妄,以容媚惑者,此之不羞,而羞與丐者爲伍。郭忠恕自放於酒,出則從傭丐飲街肆中,或詆其不倫者,曰:“吾觀今公卿大夫中多此輩也。”

    富者怨之府,貴者危之機,此爲富貴而處之,不以其道者言之也。乃若處榮利而不專,履盛滿而知止,持盈守謙,何怨府危機之有?  或謂立朝多異同者,彭止堂曰:“異同無妨,但願當面異同。”如韓范富諸公上殿相爭如虎,此異同也。然體國忘私,同歸於是,異處未嘗不同,乃若外示苟同,內懷猜異,甚則設謬敬以爲容悅,假深情以伏駭機,快意己私,不恤國是,以是爲同,非國家之利也。  祿位者,勢分也;官守者,職分也。勢分爲儻來,由乎人者也;職分有專責,由乎己者也。故士大夫之視勢分也宜假,其視職分也宜真。乃若大行不加,窮居不損,此則所謂貴於己者,性分是也。孟子雲:“萬物皆備於我,反身而誠.”老氏曰:“吾有大患,爲吾有身。”老氏之所謂身者,四肢六骸,舉體而言之也。孟子之所謂身者,四端萬善,即性而言之也。  故曰:“人于萬類中如海一漚,發言體也。”曰:“此心不與萬物同盡者,言性也。”在釋氏則有報身法身之謂.李翺《複性篇》,主排佛也,而間用其言;王坦之廢莊論以反莊也,而多襲其語.此文章家之操戈入室者。  暇日過僧寺入淨室,見僧掃地,次曰:“淨室何須著掃?”

    僧拈起帚柄近前曰:“土上加灰。”餘曰:“棒不著便好。”

    與二十帚柄去。

    昔人以理髮、搔背、剔耳、刺噴爲四暢,此小安樂法。餘所服二丹曰:“咽津納息,爲小還丹;澄心寂照,爲夜氣丹。”

    既無火候,又免抽添,久之著效。

    宰相元氣也,台諫藥石也。調和燮理,輔元氣也。繩愆弼違,備藥石也。元氣之養貴平,藥石之用貴明,故人君者托心膂于宰相,而寄耳目於台諫,心膂欲其平,耳目欲其明也。  堯舜之與賢也,禹湯之傳子也,論者謂堯舜不私其子。然使啓非賢,而太甲不遷善,則禹湯有不得私其子者。故南巢之放,禹不得而有夏矣。牧夏之伐,湯不得而有商矣。以是知堯舜之善愛其子。  禪家曰絕學,玄門曰絕聖,此爲已學而絕學,既聖而絕聖.向建立處掃除,離絕名相能所皆空者言之,非未嘗學也,而可言絕學;未至聖也,而可言絕聖.儒者曰:“爲學日益,爲道日損.”使其未嘗學也,何所損哉!  釋氏之輪回,不特生死輪回,凡念頭起滅,即是輪回。如前念滅而引後知,後念生而續前滅,種種取捨,無非是相。故一念之起,生之類也;一念之滅,死之類也。於中解脫,是了日用中小生死。玄關牝戶,此言陰陽往來闔辟之機.交合綿續,根柢出入,是謂天地之根。或以口鼻心腎爲玄牝者,是涉形相,何以雲若存也?故董思靖曰:“神氣之要,會曹道沖,以爲玄者杳冥而藏神,牝者沖和而藏氣。”俞玉吾謂坎離兩穴,妙合二土,混融神氣,不落名相者,斯近是矣。  寺刹中地獄變相,具刀林沸鑊,極陰慘之狀,使觀者悔惡遠罪,然必在當人起念處懺除。而愚惑者謂生前一切罪業,沒則可假僧梵懺除,是使爲惡者得造業於生前,祈免於身後,藉以爲釋罪之因,而恃以無恐。昔方蛟峰有雲:“或問鑊湯地獄中何以無和尚?”曰:“若使閻羅有罪,亦要和尚懺除。”

    無雲之月,有目者所快睹也。而盜賊所忌,花鳥之玩以娛人也。而感時惜別者因之墮淚驚心,故或見境以生情,或緣情而起境。  文章功業之士,於世願已足,則往往求服餌以希慕長生。

    然於世法中取數已多,恐造物者所靳,惟以嗇處泰,廉取而薄享,以迓續其餘可也。昔白香山忠州別駕命下,明日而丹竈敗,蓋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不兩立若此。  處治安之世,而戒以危亡;履盛滿之勢,而戒以知止;當嗜欲之熾,而戒以節忍,則諱惡其言而不之信。及其亂亡禍敗,追思其言,則無及矣。是故早見而戒未然者之謂豫。  人不能以勝天,力不可以制命。故壽天通塞豐約,自其墮地之初大分已定。如瓶罌釜盎各有分量,非人所能置力增損,君子惟慎德修業以聽其自至。若曰:“我命在天,措人事於不修。”則又非修身俟之之謂也。故曰:“君子不以在我者爲命,而以不在我者爲命。”

    書畫自得法,後至造微入妙,超出筆墨形似之外,意與神遇不可致思,非心手所能形容處。此正化不可爲,如禪家向上轉身一路,故書稱墨禪,而畫列神品。  觀舞劍而得神,聞江聲而悟筆法。此出於積習之久,一觸則詣神境,如參禪已至境界,一喝得悟者。譬之人當關而立,一喝則掉臂而過矣。靈雲之于桃花,香岩之於擊竹,其得悟皆此類。若據以求悟,是守枯筌而索舟劍也。  近來一種講學者,高談玄論。究其歸宿,茫無據依,大都臆度之路熟,實地之理疏,只於知崇上尋求,而不知從禮卑處體究,徒令人淩躐高遠,長浮虛之習。是所謂履平地而說相輪,處井幹而譚海若者也。  陽明致良知之說,病世儒爲程朱之學者支離語言,故直截指出本體.而傳其說者往往詳于講良知,而於致處則略坐入虛談名理界中。如禪家以無言遣言,正欲掃除前人窠臼,而後來學人複向無言中作窠臼也。  孔子曰:“隱居求志。”孟子曰:“得志澤加於民。”所謂得志者,得行其所求之志也。苟道不行于時,澤不加於民,雖祿萬鍾位卿相,不可謂得志也。故昔人雲:“不論窮達利鈍,要知無愧中只是得志,仕而不得行志。”或諉之時不可爲者,往往依違衆中曰:“無奈時何?”然時亦人所爲也。如荊公新法,一時奉行者迎合詭隨,釀成已甚,間有不樂居職,欲投劾去者。堯夫曰:“此正今日仁人君子盡心之時.”晁美叔爲常平使者,東坡貽書曰:“此職計非所樂,然仕人於此時,假以寬大,少舒吏民於網羅中,亦所益不少。”二公之言若此,彼徒潔一去者,於己分得矣。如時弊之不可救何?  世軔中千岐萬徑,耳目聞見,遇事之不可人意者置之。或不能忘憂之而非己分所及,則以無可奈何付之而已。此古人所爲憂世而未嘗不樂天也。昌黎有雲:“樂哉何所憂?所憂非爾力。”
南怀瑾文网http://www.nhjww.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、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南怀瑾文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