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
南师著作>
习禅录影 >
正文
个人书架
投票推荐
下载电子书
书架收藏
本书首页

刘女士报告

    注意女性不同,只是身体上初步功夫的不同,明心见性上都是一样。第二、赤龙斩掉后,自己各部象征恢复到中年乃至少女一样,最后神凝气住到中宫,即胃与脐的中间。且观察小女孩,坐时身体与小男孩一样,形相不同而已,都是端坐的,中年人无论胖子瘦子,中宫都弯了,必待精化炁,充沛了,自然而然与男女孩一样。小孩虽不打坐,任督二脉都是通的。对了!像现在端容正坐,虽是勉强的,但将来自然会做到内在的充沛。大家可以检讨一下自己,都是口干,难得有一口津液,更谈不到经常是甜的津液。真正精化气,昼夜口里经常都是甜甜的津液,肚子里也经常空空的,吃了五六碗饭,一会儿津液咕噜咕噜的,肚子又空了。年轻人都没有好好用功,不能明心见性。如王性,牛一样的身体,如果真正明心见性,一得道,一定,只要几天就不得了。看他,前几天好重的感冒,昨天神气稍微转一下,今天咕噜咕噜的口水都来不及咽!老年人呢?干枯,什么都没有,只有喝茶当口水。若是能真正咽津纳气,甜津满口,自然气住神凝,气质变化,身心内外一定安详。现在明明白白地将征候效验指出来告诉你了。刘女士请你报告你的情形,让大家作个参考。

    刘女士:昨天下午坐在这里就感到有些不同,生理上即有些变化。从前谈《易经》不了解,现在至少知道六十四卦之一的复卦,是什么意义了。我问老师,这情形如变化怎么办?因已有些生理变化,但无一点欲念,纯生理变化;老师都告诉我,我也记下了。晚上跟文光在我房里,听文光报告他一切情形,对我有好处也有坏处。晚上散会后,十几个人要我看手相,事后,精疲力尽。回到房中可吓坏了,因文光说到鬼,我向来不敢一个人睡。心想哪位小老弟陪我或到大殿上睡,都不大好,只好念念咒,此时看功夫,乃躺下去,还害怕。再念佛,还不行,于是起来打坐。刚刚上坐,觉一股阳气从下发动,当时将念头一起空掉,结果整个腹内的气如云出岫一般向上冒,向上冲。周身自小腹起,都发热,心跳得很厉害,右肺尖很痛,胸口两边肋骨如刀插的一般(因右肺尖曾得过两次肺炎),气向上冲。从前也曾有热气在此向上走,最多慢慢到此处,但这次不容多想,快速地再向上冲。第一感觉舌尖发烫,嘴唇即如小针刺,小刷子扎过一般地发麻,舌头发麻,有一点痛,发热,鼻子这边无感觉。突然到这儿(手势),痛了两下,很快地过去。我以为它要从这里,结果却从这儿(皆手势,不知究何所指)过来,如一东西抓住一样,即感到口水下来,用老师所说将舌头卷起咽口水,这一咽,这股气呼地一下收回来,到胃肚脐中间这一部,停在这儿不动,似乎一点事也没有了,人很安宁,想起个杂念也提不起,什么鬼不鬼的根本无所谓。此时,忽然再有阳气发动,这次从后面上去,没有前面厉害,很轻微,自脊椎暖气一直往上走,直到背部,不知此处曾受何伤,痛了两下,如刀插似的,很痛快地往上走,但并未如所希望的走这儿(手势)下来,又分两条线到这儿(手势)扒住。在同时,前面的这股气又回来了,就这么整个两股气在这儿两边扒住了,虽然我在这儿说话,气还是在这儿扒住的。师云:你慢慢地说,还是以功夫为主,说话不要紧。

    刘女士:是的,但我还不知道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,因为和老师、文光所说的都不同,但也很高兴,因为就是这一处喉头,冲了约四五年皆未冲过去,现在总算冲过去了。气通过时,眼睛有很特别的感觉,这儿觉得发热,后面这两根筋跳,就跳过去了。没有文光听说那么困难,大概我这个还没有文光那样。后来暖气顺两腿弯这么下去到脚尖,恐怕这样维持了一个相当长的时间。此时突有一杂念动了,这当然是另外一段因缘。这杂念一起,定即没有了,突然间,好似根本没有过这么一回事似的,因为这一杂念之起,非常地难过,为了种种的因缘。我想,怎么办呢?我实在无能为力,回天乏术了,当时想,唯一可以帮忙的,只有从此戒杀,吃长素,立此愿后,即睡着了。今天一早起来,头一件事就是跪在菩萨前面,请菩萨印证戒杀,如果说这不杀生所生的功德,一切都回向加庇……

    师云:这个事情,见地功用配合为一,气脉明点拙火确有其事,像这个发暖,并非真的拙火。黄老注意还只是气的前奏,真正气脉全通,光明显现,无相中有相的光明显现,再凝结。其实密宗教人观想明点,是先用意造作了,意生的明点,是引它的,真正自性光明起来,再凝结就是真明点。所以一般所说的气脉、明点、拙火,只是名词而已,不是真东西。要将此明点再凝结了,混身十万八千毛孔,处处光明无不通才对。黄老你记得吧?我将曹文逸的《灵源大道歌》寄来,叫你研究所谓。蒸融关脉变筋骨,处处光明无不通”。此时才是真明点。再凝结,最后才生拙火。拙火是无相而有力。如果身上有一部发暖发热,即非拙火,此仍显教所云暖相的前奏。

    黄老居士问刘女士:我想请教你,你个人所感觉到的督脉发动上来时,是独一完整的,还是分散的?师云:对了,你们两个讨论讨论。刘女士:是整个儿上来。黄老居士:你督脉的气,冲到了头部以后,有没有转到腿部下面去?刘女士:没有。黄老居士:是的,我去年也是热力没有到腿下面去,后来就散掉了。我从前是跟屈老师学密宗的,他说拙火发动的时候,是有一点热力由中脉上来,不是一团上来。我在去年差不多阴历三月,四月的时候,一上坐,很大的热力就来了,后来逐渐退了,到八、九月时又来。刘女士:我和你这个有点不同。

    师云:你也用不着客气了。对了,我报告的参学经过,你们不是找不着其中的关键吗?这一段非常重要的话,在七天中灵光一晃就过去了。今天总算刘女士发愿吃长素,与黄老的钟撞一撞,把我提起来了,这也是文光好几年来想问的。说起来还是中国道家好,密宗并不是不好,但是只说到后面一部,道家则初步地比较完整些。密宗气脉之学,以三脉七轮为主,它的三脉,以人体来说,是平面的。三脉以中脉为主。在女子而言,发自海底----子宫部分;在男子而言,由海底----会阴穴,即肛门之前,睾丸之后的地方----(气机末梢到阳具龟头的顶端),一直上贯头顶(由发际横四指上去顶轮处),这叫中脉。旁边左脉由左睾丸上来,挨到中脉到头顶为左;脉。右脉由右睾丸上来,挨到中脉到头顶为右脉。这是三脉。至于七轮的“轮”者,并非轮盘,而指部位的代号,如现在西医所云“丛”一样,有一球、一堆之意。脐轮部分,六十四根支脉向上,如倒撑雨伞一样向上仰的。心轮八根支脉,如撑开雨伞一样,向下的。如双叠宝盖形,这是下层。喉轮十六根脉如雨伞向上仰,顶轮三十二根脉如雨伞向下,如双叠宝盖形的上一层。这四轮形如两重宝盖。在道家则以仄颈葫芦来表示。虽说四轮,其实一共七轮,除此外,再加眉间轮、海底轮与顶轮之上的梵穴轮,共称三脉七轮。先修气,然后修脉、修明点、修拙火而成就,即身转成虹霓之身,认为即是报身圆满的修法。道家则不同,说奇经八脉,督脉自脊背后面上来,任脉从前面下去,其他脉不说,这两根脉前后都有三关,故说前三关、后三关。后三关由尾间、夹脊、至玉枕。玉枕关在后脑骨部分。顶轮和梵穴轮名称与密宗不同,在道家叫做泥丸宫(泥洹宫)。浑然入定,即由于此一脉轮打开之故,针灸医家谓之百会穴。至于任脉的前三关,由前面眉心第一关下十二重楼(即喉咙),再到膻中(即两乳中间处),这是第二关。再下为下丹田。这是前三关。其他横于腰者为带脉。加上阴蹻、阳蹻、阴维、阳维这四脉,统称奇经八脉。

    何以密宗和道家不同?再说二家皆彼此不能融会,不是理论功夫不全,就是性功命功不全。难道学道家的人体和学密宗的人体,根本上两样吗?(一笑)。其实道家也说左右脉,不过换一名词说。道家都用隐语,所谓左青龙、右白虎,前朱雀、后玄武。前朱雀就是任脉,主血分,女人尤为重要;后玄武就是督脉,主气分,男人尤为重要。故道家与密宗的气脉之说,各有千秋,而且道家与医理的十二经脉连贯配合,更切实际。

    真正气脉发动时,不拘何家,必是任督二脉先通,再来才是左右二脉通。有一派说,前后任督脉通是小周天,谓之河车运转;左右二脉都通,是大周天,此时肺部的呼吸已很轻微,等于没有。其实,真正气脉大通的时候,已经忘身而无感受,可以到达“天地同根,万物合一”的境界。从此,最后才谈得到拙火、灵力。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暖气即是拙火,实在无法理喻。放眼观当今之士,没有一个真能发动拙火的,但是你告诉他,他都不信。这一段是非常重要的,文光好久就想问,现在无意间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黄老居士:我想再补充一段,记得刚入关的时候,奇奇怪怪的事情多得很,但是后来久了,也就司空见惯了。老师也曾经说过,不论如何,身上暖总是好的,我们身体内部的筋骨,如果烧干后,即易于保持;无论什么,如果是潮湿的,都不易保持。好像冬天的腊肉一样,把它晒干风干了,即不易坏的道理是一样的,所以暖非常要紧。我这个暖保持了好几个月。

    但是,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脏跳得很厉害,我很怕,因为我年龄太大了,不敢勉强,所以末了还是住了医院,打了针,后来就没有了。但是里面到底有没有,虽然没感觉,但是也不一定说没有。也许因为像前面所说的就如小学生初入学校,对什么都感觉新鲜,气脉也如此,可是久而久之,司空见惯,反而不觉得了。不过我自己感到一件事很奇妙,我现在热力非常之大,就像我现在坐的垫子上面,还要另加一个席子,而且纵然天气那么冷;但我在枕头上,还得另加一个席子……

    师云:你们没有注意到,前几天那么冷,我们大家穿棉袍还觉得冷,而老头子这几天都是单衣、单衫,飘啊飘的飘黄老居士:我现在还是一条单裤,可见里面还是有火,也许就是老师所说,是不知不觉的。不知道对不对,还要请老师明白开示的。师云:你这一段补充得很对,但你现在还不是真拙火,照此修持下去,总有一天,还会进一步发动。现在以医药制身,对修持拙火而言,是妨碍的。药物对常人生命,是对的,但对修持来说,虽然有时可治好病,偶然有点帮助。却将真阳之气,拙火也堵住了。你现在还未到真充满时,此其一。但功力是有的,譬如冬天不怕冷,这并非造作,是觉得真热得很,如前几天那么冷,你还穿夹袍,也可穿单衫。但是你现在鼻子声音,仍有虚火,发炎之象……

    黄老居士:这两天是伤风。师云:不管伤风不伤风,你前两天没有伤风时,也有虚火,伤风只是更加重一些,即因真阳之气未归元,所以“相火”外行。你眼睛素来的习惯是眨呀眨呀的,如果气脉通到顶轮、眉间轮,眼睛也会

    定了。像你这样,气脉以后还是会发动,以后还会变,因为现在刚发动,两腿发软,只是初步,还不算真正开始发。所以一般修行人,尤其像这位住山的法师,都应注意。纵然定住,一坐能一两天不下坐,其实里面不过空架子,譬如一间房子,里面没有人住,即所谓的“枯木倚寒岩,山中无暖气”是枯禅。所以我这几天借用张紫阳真人的话提起你的注意“鼎内若无真种子,犹将水火煮空铛”。炉火煮空锅子,只有水在滚,什么都没有,乃至许多人连水都没有,干烧而已。很多修行人拚命用功,但只是干烧,或静坐着一坐数小时都不错,但在性地上既未明心,在命功上又无真东西。当然,静极了,总有些感觉,即以为任督二脉已通,但都不是真的,真正通时,真如老子所云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”,一身骨头柔和极了,柔极软化。身心完全返回到婴儿初生一百天以内的状态,此即菩萨内触妙乐之时。

    刘女士:刚才这一段时间又和前一段时间不同了,不是一片的气,而是一股股的气向上走,犹如火车一样。师云:不是火车,是道家所说的河车。刘女士:是的,我的意思是真如火车一样咕嘟咕嘟地往上走路似的。师云:所以我说女人要修起来快得很,女人就是不易发慧,像她这人比较特别,既有定又聪明,所以我叫她发大愿,否则修成了干什么?你们不是听说她五年前学佛听经,才见到一点点影子,额前就突然长了一块半月形的骨头,所以说女人再加上慧力就不得了,可惜,般若实相之慧到底太难。明点生起妙有时,懂此窍妙的人,在定中有时要将身心的根尘作用,完全与明点合一,然后身心一概不管,即是将身心投入明点。当然这个万法的自性,能生起明点的“这个”,姑且不去管它,然后可以转化明点,与拙火灵能配合,入意生身境界。这样真懂了此理,观察、参详透彻,定住明点,身上的气机走动也可以不管它,只守到这一点,如鸡之抱卵,如龙之护珠,浑浑沌沌的样子。这样,六根和六识一概不起外用,灵明自在的本性只守住这一点光明----姑且暂用这个名词。此时如有呼吸往来的感觉,是身识余习,不去管它,只定住在此点上。

    功用到了此步,可以使身心二者解脱分开,不到者不能乱弄,只是能者,渐渐体会,身与心硬是可以解脱,解开的,解去身体的束缚。小乘人或有些外道学者,便到此为止。未到此地步,而打坐修持用功者,身心不能分开,此即所谓鬼家活计,都是懵懵懂懂在弄。

    但能心一境性,由初禅境界的定生喜乐,有时要它定,有时要它动,以这个动功,帮助色身气脉的打通。有人久有定力,可以一下子就通中脉,但身体弱而衰败者,必须走动静相因的路子才能相应。修明点时,也要不紧不慢,若存若忘,有时连明点也不管,寂然不动,空空洞洞的一念不生,明点、拙火更易生起。有时则不要让它空了。所以说要自己知道调配,老师、甚至佛,都没有办法帮你调整,没有办法帮修,只告诉你原理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调配在道家谓之火候,火太大或太小都不行,在你自己运用成熟。“开口神气散,意动火功寒。”意一动则火的功力就寒了,必须意不动,专精心一境性,才能得定。一散乱,明点散了,不存在,火功就冷却,所以说:“鼎内若无真种子,犹将水火煮空铛。”

    这些有为法的修为道理靠诸位自己,我想起就说,想不起就没办法。这次不是打七,因为各种因素,触动各种因缘,想利用各种方法,确确实实,恳恳切切地讲给你们听。当然,后面还有大事,将来如有机缘再说。今后修行努力,在各人自己。还有什么要检讨或要问的没有?上午还有一会儿,这个法会就要结束了。杨管老:心一境性是不是就是本来面目的如如不动呢?师云:这是两回事,心一境性,定生喜乐是禅定。九次第定与大乘愿力配合,即十地菩萨境界;如只落在小乘境界,即罗汉果位。真到如如之地,其中也有心一境性的作用,如真见到真如,如如不动,则岂但心一境性,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,直到九次第定,皆在其中矣。自性本自具足。所以心一境性不能说即如如不动;但如如不动,则自然有心一境性的作用,不能混为一谈。如如不动之真如自性,可概括九次第定及菩萨十地,乃至菩萨五十二位,乃至三藏十二部,六度万行;而心一境性不能概括如如不动,其中归纳分析,必须要弄清楚,此乃般若智慧。般若真智,是靠大乘六度的前五度一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来配合的。功德不能圆满,般若真智万难成就。

    总之,修禅是学佛的一种法门,顿悟、渐修,也都是学佛法门的一种方便,福德资粮----前五度行持不具足;智慧资粮----般若实相不具足,都不能成就。切记禅门古德两句不易的名言:“实际理地,不染一尘;万行门中,不舍一法。”由此把稳修持,必可归家稳坐。此会已经圆满结束。诸位还我话头来。我还是还我原样,依然凡夫俗子,不必再冒牌了。(一笑下座)

    ---仁喜师兄录入
南怀瑾文网http://www.nhjww.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、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南怀瑾文网!